您当前的位置:情感语录 > 情感 > 情感口述 > 正文
情感口述:那天在浴缸里夺走我的第一次,我大出血……
发布时间:17-06-21  编辑:QG16.COM  标签: 情感  点击:

  01

  我微笑着看着浴缸中的水,此刻,那温暖柔软的水已经被我手腕血管中流出的血染成了红色,并且散发着腥味,而我那纤细手腕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处依然不停地汩汩流出鲜血来。看着那令人触目惊心的红色,我嘴角挑起的微笑越加凄美动人……

  好了,血已经流的够多了,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地变冷,似乎生命正从身体里一点点地抽离……齐天御,这回,我总算可以逃离你了,你再也抓不住我了。

  我一边笑着一边轻轻地靠在浴缸那舒服的靠枕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耳边,那咚咚咚的撞门声和叫喊声似乎越来越小……

  “咣当……”浴室里的门被大力踹开,我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那看见气急败坏的齐天御冲进来,那张依然英俊得动人心魄的脸上是遮不住的怒气,他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从水中将我已经麻木的身体捞出来,他狠狠地一把掐住我流血的手腕,那冷酷的咆哮回荡在我的耳边:“苏沫沫,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逃离我了?做梦,我齐天御不想放的人,就是逃到地狱去,我也会将你抓回来……”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轻轻地咧咧嘴唇:“来不及了……天御,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我欠你的,就用我的命来……偿还吧……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我虚弱的再也睁不开眼睛,迷蒙中,我听见齐天御的喊声:“苏沫沫,你休想逃离,你就是做鬼,也别想离开我……我不会放过你……也不会原谅你……”

  我的泪流了出来,齐天御,如果我的死,可以让你不再恨我,我宁愿去死……只求你能拥有原来的灿烂阳光……

  ……

  这是哪里?头好痛,身体好痛,而且好冷,我死了吗?

  我轻轻地睁开眼睛,却看见熟悉的华丽的天花板,我竟然依然躺在自己卧室里,那舒服而又让我惧怕的睡床上。

  难道我真的没死?

  我轻轻地抬起手腕,看见那被自己狠狠划开的手腕伤口已经被包扎好,我再紧张地看向床前,心悸地看到那张熟悉而俊俏的脸孔。

  世界著名的齐氏集团总裁——齐天御。

  02

  此刻,他正用那双野兽一般冷酷残忍的眼睛看着我,深邃的眼光很复杂,我看不懂,但是我可以看得懂那丝冷冷的嘲弄和不屑。

  我心寒,原来我还是没逃开他!

  “苏沫沫,真有你的,你以为死了,我就能放开你了?”齐天御眼里的嘲弄越加深邃,他轻轻地向前倾身,靠近我的身边,我清晰地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的令我窒息的冷气儿。

  是的,那种冰冷和压迫,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轻轻地咬着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齐天御伸出大手来,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有力地捏着我的下巴,我很疼,但是我没力气挣脱。

  “你以为你流了足够多的血,你以为你是稀有的熊猫血,所以我就救不活你了是吧?你以为你就可以自由了是吧?你做梦!”他脸色阴霾得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漂亮的嘴角挑起了好看却阴冷嗜血的弧弯,“你忘记了?我是齐天御,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儿,我说过了,我不想放过的人,就是逃到地府去,我也能给捉回来!我没玩够你,你想死,没门儿!”

  我睁大双眼,看着他现在那残暴的样子,害怕得浑身都颤抖起来,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境遇比原来更糟糕了。

  我深吸一口气,拔下手腕上的点滴针,妄图掀开被子跳下床逃开,可是,还没等我双脚沾地儿,他已经凶猛地扑过来,将我压在床上。

  他那强壮有力的身体压得本来就虚弱的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我挥起手臂想努力挣扎,可是却被他扭过手臂压在头顶上,我的伤口被他狠狠地按住,又渗出鲜血来,好疼……

  “好疼……”我疼得不停地扭着身体,好像一条要被千刀万剐的鱼。

  “现在就喊疼了?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疼……”被我激怒的齐天御眼神阴鸷的盯着我颤抖的睫毛,他粗鲁的扯掉自己身上的衬衫,解开自己的皮带,欺身而上,我感觉自己瞬间被他狠狠地贯穿,那种疼,让我再次几乎晕过去。

  “齐天御,放开我,放开我,让我走……求你了……我受不了了……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带着哭腔地祈求,但是无论我再怎么祈求,也无法让齐天御对我有半点怜惜和温柔,相反,我的哭喊让他更加恼怒,他更残暴地糟蹋我,全然不顾我刚从鬼门关走回来。

  “你想让我怎么对你?想让我怜惜你?你配吗?你只配我这样对待。”齐天御冰冷的声音好像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地刺着我的心脏。

  此刻,不光是我的身体流出血来,我的心脏也流出血来。

  我流着泪看着这个我深切爱着,也同样深切爱过我的男人,我在他的眼睛,只看到仇恨,是的,他不会放过我,因为,他还没有折磨够我。

  眼泪伴着鲜血不停地流下来,我咬着牙,感觉到呼吸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儿。

  “外面有十二个和你有着同样血型的健康人,你就尽可能地流血,然后,我让他们轮流给你输血……你死不了,想死,除非我玩死你!”齐天御的声音藏着二百度的冰寒,那种寒冷,直接渗入我的骨髓。

  我看着他那双眼睛,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碎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天御才放开我,他好像没事人一样去卫生间洗浴,然后冰冷地摔门出去,听着他那无情的脚步声,我好像一只破碎的娃娃在床上苟延残喘,我知道,我现在,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了。

  真的,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痛,只感觉到绝望。

  我的身体即使已经被重新充盈回血液,也是止不住的冰冷,连同我的心。

  我的皮肤上到处都是他捏咬出的青紫瘢痕,这是他每次折磨我,留给我的印记。

  我苦笑起来,是的,他现在恨极了我。正如两年前,他那样爱极了我。

  我将脸埋在被子里,无声的眼泪濡湿了一大片,我已经被他囚禁在这座名叫“绿苑”的别墅里整整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里,我就好像是一个最下贱的妓 女一般,每夜忍受着他最残忍的求 欢,是的,我还爱他,如果不爱,疼的只是我的身体,可是因为依然深爱着他,所以,此刻,我心里的疼痛比身体的疼痛,更加强烈一千倍,一万倍……

  那是一种痛到极致的痛。

  如果,如果一个月前,自己没有再同他重逢,我也许不会由此堕入这无边的地狱中吧?当然,我也不会知道他如此的恨我。

  ……

  一个月前,当我拿着活检结果谨小慎微地走进曼曼的主治医师沈如风的办公室时候, 还没抬头就感觉到两道冰冷的眼神冷冷地射在我身上。

  我紧张地抬起头来,却在刹那间感觉到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我看到了齐天御。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他,不是听说他出国读书了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在这里?

  而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是我们当初恋爱时候那青涩阳光的样子,那时候的他,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旅游鞋,脸上总是可爱温柔的笑容,而此刻的他,衣着考究高贵,却是冰冷无比,好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那张脸依然是逼人的英俊,却也是逼人的冷酷。

  我手中的检验报告“啪”地掉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齐天御明显也认出了我,他轻轻地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我,眼角里闪过不屑和残忍的光。

  我有点害怕。

  “苏小姐来了?”温文尔雅的沈医生从座位上站起来,很礼貌地帮我捡起掉在地上的活检报告,一边顺便向身边的齐天御介绍,“哦,天御,这是我一个病人的姐姐,我看看她妹妹的报告。苏小姐,这是我一个好友,顺便来医院里看我。你不用紧张。”

  齐天御好看的嘴角扯了一下,依然好像是高贵的帝王一般高傲地坐在那里,冷冷地审视着我,我立即感觉到汗毛根发炸。

  “你不用介绍,我也认识她呢!”齐天御嘴角含着讥诮的笑容说。

  “哦?你们认识?这么巧?什么时候认识的?”沈如风医生明显十分惊讶,他当然惊讶,他当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病人家属同好友会认识。

  “记得我跟你说过我那个虚荣拜金,看我被家人断了经济来源成了穷鬼就不理睬我的那个初恋女友吧?就是她!”齐天御笑得迷人,也笑得冷酷阴森,他的嘴唇虽然在笑,但是眼睛里却有着深不见底的冰冷,我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她?”沈如风惊讶地看看齐天御,又看看我,我知道,此刻在他心目中,对我的好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哪个男人会对一个虚荣拜金又无情的女人有好感呢?虽然他只是我妹妹的主治医生。

  当年那件事情……

  不如他所想,也不如我所愿。

  我低着头,装作没有听懂齐天御的话,将手中的报告单又递给了沈如风,急于摆脱尴尬的沈如风接过,认真地看着那份报告单,他好看的剑眉拧成一团,我的心也揪成一团……

  “苏小姐,曼曼的脑瘤是恶性胶质瘤,比较严重,好在位置不算太糟,我建议最好马上手术,越快越好。”沈如风轻声说。

  03

  恶性脑胶质瘤?

  我感觉自己的头嗡嗡作响,几乎都听不到沈如风的话了,只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因为曼曼的脑瘤问题,我这几天也查了不少资料,脑胶质瘤我也查过,我知道那是一种很危险的脑瘤。

  我一把拉住了沈如风的洁白的衣服,此刻的我,可怜得好像一条搁浅在岸上的鱼:“沈医生,那请赶快安排手术好吗?曼曼的头很疼,今天早上我喂她吃的,她吐得一地都是,她睡不好觉,整夜整夜的头疼……我好心疼。”

  沈如风很同情地看着我:“我知道,我会很快为曼曼安排手术,不过这个手术费比较高,要五十万左右。”

  五十万?!

  我呆呆地看着沈如风,沈如风轻声说:“苏小姐,手术费有问题吗?”

  我赶紧使劲地晃着脑袋:“没问题,我会马上筹备,麻烦沈医生给我妹妹安排手术。”

  我那无神的眼睛从沈如风身上撤过来,却看见了齐天御那冰冷看着我的样子,嘴角是一丝冷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医生办公室的,我只知道,浑身冰冷得厉害!

  “哭什么?装林黛玉吗?”冷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声音依然是那样的熟悉,好听,磁性,但是却让我不敢亲近。

  我扭过头来,看见齐天御长身玉立在我身边,那高大挺拔的身姿遮住了阳光,那帝王般的迫人气势让我觉得自己好渺小……

  我赶紧擦干自己的眼泪,我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

  “你妹妹的手术费不够?”齐天御嘴角挑起我看不懂的微笑,他慢慢地倾身过来,他身上有种很淡很淡却很好闻的古龙水味道慢慢地将我环绕。

  我轻轻地咬着嘴唇,默默地看着他那好看的眼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他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愿意帮我?

  “我给你出个主意……”他嘴角的笑容笑得邪气,他那柔软的唇几乎贴在我的耳垂上,那淡淡的熟悉的湿润让我心悸不已,曾经,我们就是这么亲密,他喜欢轻吻我的耳垂,每次,我都笑得咯咯的,那时候,我们只有快乐和……爱。

  “你可以出去卖啊!对,卖身!”齐天御用冰冷无情的话语刺破了我对往昔美好的最后一点追忆,“像你这种虚荣无情的女人,钱还愁吗?至少你还长的不错,气质也清纯,只要你肯卖,有的是男人想买!特别是那些变态有钱的老糟头子。”

  他的嘲弄刺痛了我的心,我知道,他是恨我的,所以,我的不幸,只能让他幸灾乐祸。

  我用手肘狠狠地撞开他,我不要他这么嘲弄。

  我想走开,可是却被他一把拉住了手臂,他用力一扯,我撞回到他的怀中,他用手臂箍着我的身子,一个转身,我俩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一般站在窗前。

  “齐天御……”我低声说。

  “怎么?”齐天御的身子紧紧地将我压在他那强壮的身子同墙壁之间,他那清新而充满荷尔蒙的气息萦绕在我的耳边。

  “放开我!”我咬牙切齿地说。此时医院走廊里时不时有人经过,我不敢乱动。

  “我知道你短期内,肯定是凑不齐你妹妹的手术费的,”齐天御低低地在我耳边说,“在这么短时间内凑齐五十万,我估计你除了卖身,就只有抢银行了,不过,我提醒你,现在银行不是那么好抢的。”

  我狠狠地侧脸瞪着他那狡诈漂亮的眼睛,他太邪恶了,但是他说的对,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在几天内凑齐五十万,还有妹妹的后续治疗也需要钱。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无疑踩到了我的痛处,但是我却没有任何办法反驳……

  我几乎要哭出来,没有钱,曼曼只能等着死吗?脑胶质瘤的凶险是我能等得起的吗?

  “我给你出个办法好吧?”齐天御继续压着我的身子,低声说,“既然要卖,不如卖给我好了,毕竟我们也算是老相好,那时候我太幼稚,疼你都不知道怎么好了,还真想等我们结婚时候第一次呢,所以,没碰到你,我心里挺不甘呢,这样,我不嫌你脏,你陪着我一段时间,我就给你五十万,不光是五十万,你妹妹术后需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躲在被窝里偷笑,自己这么一个贱货还能值这么多钱?”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我知道他现在是在用金钱来侮辱我。

  但凡我要是有点骨气,我都应该狠狠地甩开他,指着他的鼻子说拿着你的钱滚开,可是我没有骨气,因为我现在需要钱救我的妹妹,他口里的钱就是我妹妹的命。

  “怎么?嫌少?再多我可不多给了哦,你这样的贱女人我是因为没上过你才出这个价的,你自己掂量掂量自己真值这个钱吗?”齐天御冷冷地说,“你要是再犹豫,我可后悔了,五十万,我能再找好几个美女,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处 女!”

  我紧紧地咬着嘴唇,几乎将唇咬出血来,是的 ,他在竭尽所能地践踏我的自尊,这样,他能感觉到开心是吗?

  “别表现的这么贞洁烈女样儿,当初不是那个老男人给你十万你就跟着跑了吗?”齐天御很嫌弃地看着我,“好了,我最不喜欢勉强人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我呆呆地看着他,老男人,什么老男人?他母亲在他面前说了我什么?

  他松开了胳膊,想走,我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我,我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颤抖着说:“我愿意!只要你答应给我妹妹治病。”

  “对嘛,这才是你应该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一看到钱就开心,放心,我会安排你妹妹尽快手术的。”齐天御冷笑着重新用手臂环住我的身子,从外人的角度看,我们就好像一对卿卿我我热恋中的爱侣,其实,我知道,他对我的冰冷和戏弄。

  “现在,先让我尝尝你的味道……”他轻声说。

  “什么?在这里?不要……”我大惊失色,想推开他,但是他依然用一条强有力的手臂固定住我的身子和双手,另外一只手则探入了我的裙子……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QG16.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qg16.com ] All Right Reserved [鲁ICP备14019255号]